□開槍特警吳慧正在講述事發經過 /晨報記者 肖允
  ■黑色轎車突然加速撞傷一名警察,年輕特警果斷擊發實戰第一槍
  ■嫌疑人被擊中肩膀後撞上護欄停車,束手就擒被送往醫院治療
  晨報記者王亦菲
  “砰、砰……”兩聲間隔不到2秒的槍聲劃破奉賢林海公路寂靜的夜空。
  昨天凌晨1點多,奉賢公安民警聯合設卡攔截偷油犯罪團夥時,一輛涉嫌偷油的別克轎車在被圍剿逃脫無門時,竟意圖衝撞闖關,一民警腿部被撞傷。危急時刻,特警隊員吳慧在鳴槍示警無效後,果斷開槍,一槍擊中司機肩膀。“打中了!”車上嫌疑人慌忙大叫,車上3人隨後束手就擒。目前,三人已被刑拘。
  昨日下午,晨報記者對話開槍的特警吳慧。今年29歲的吳慧,昨天打中瘋狂司機李某肩膀的一槍是他實戰的第一槍。
  司機戴口罩或為躲避監控
  10日深夜11時,夜色籠罩中,上海市公安局夜間治安清查整治行動再次展開。
  奉賢,G1501林海公路收費站往嘉興方向上匝道輔路,兩輛民用號牌的GL8商務車逆向停在緊急停車帶上。刑偵支隊十一隊民警張伍勇和特警支隊民警吳慧就在其中一輛車上。這裡,是“油耗子”出沒的高發地帶。當晚,奉賢警方在這裡設置暗卡,打擊非法盜搶卡車柴油。
  昨天凌晨1時15分,民警電臺里突然傳來指令:“一輛黑色別克轎車正向卡點駛去,請註意攔截。”吳慧和張伍勇精神一振,立刻發動車輛,雙眼緊盯路口。
  很快,一輛外觀破舊的黑色別克轎車沿著G1501林海公路輔路駛向暗卡位置。等候多時的民警兩輛車同時逆向行駛進入高速輔道進行攔截,“遇到嫌疑車輛後,對方降低了車速,慢慢向前開,顯然是發現我們了。”特警吳慧說。
  民警兩頭包抄,將別克車死死“關”在輔路上。別克車試圖撞車逃跑,但始終未能成功。“我們是警察,停車接受檢查。”停車後,張伍勇搖下車窗,對別克車內喊話。別克車內,男司機戴著口罩。“戴口罩是為了躲避監控,形跡可疑。”
  撞民警後被特警果斷擊傷
  張伍勇打開車門準備下車盤問,就在他一隻腳剛踏出車外時,黑色別克車猛地加速,狠狠向張伍勇撞來,車門砰地一聲砸在張伍勇膝蓋上,令他頓時無法動彈。此時,隨車特警吳慧也已經下車,靠近嫌疑車輛左前方。“警察!停車!”“警察!下車!”眼看黑色別克車後退蓄力又要再次撞來,吳慧連忙跳下車,拔出手槍,指向黑色別克車的車窗。然而對方沒有猶豫,發動機轟鳴聲中車輛繼續逼近,吳慧舉槍鳴槍示警,對方仍不後退,他瞄準車窗,果斷扣動扳機。
  車裡傳來痛苦的喊叫聲,別克車猛地往後倒車,撞在路邊的護欄上停了下來。黑色別克車裡三名犯罪嫌疑人舉著手爬出車廂,乖乖地伏在地上被民警戴上手銬。受傷的司機李某很快被送往醫院治療。
  偷油過程不超過2分鐘
  抓獲“油耗子”並非偶然。早在今年一月,奉賢警方就盯上了這群在莊行服務區、光明服務區、林海高速公路口瘋狂偷盜卡車柴油的“油耗子”。昨天抓獲犯罪嫌疑人的地點正是G1501林海公路收費站。
  “今年一月開始,警方接報百餘起偷油案,涉案金額達200多萬元。”奉賢警方說,“他們作案很快,一般都是夜裡趁集卡司機將卡車停在服務區熟睡時,開著改裝過的老式別克君威車前來盜油。”
  他們一般開車貼近卡車,副駕駛的人下車撬開卡車油蓋,第三個嫌疑人遞出油管,駕駛員打開抽油泵,1分鐘就能成功盜油。“從開車貼近到成功逃離,整個過程不超過2分鐘。”
  警方試圖通過視頻監控追蹤“油耗子”逃跑路線,未果。“他們很狡猾,途中還會變換車牌,追蹤難度很大。”一旦遇上警察盤查攔截,“油耗子”就撞車逃竄。
  更改設卡方案抓獲偷油賊
  奉賢警方馬上成立專案組,併在相關高發區域展開設卡盤查行動。“有幾次,我們發現了可疑車輛,但被強行闖關逃脫了。”參與過多次行動的奉賢公安分局刑偵支隊十一隊民警張伍勇說,之前設卡時用的都是小轎車,效果不佳。由於“油耗子”車輛經過改裝,加固過保險杠,“直接把警車撞開,瘋狂逃逸。”此前,“油耗子”已經撞壞數輛車,其中一輛直接報廢。
  為瞭解決這一問題,刑偵支隊專案組決定更改設卡方案。“小車不行,就換大車設卡。在必經之路上設置移動探頭,與專案組對接,實時查看有無可疑車輛,做到及時發現,提前預警。”張伍勇說。專案組還在附近收費站安裝了報警門鈴與專案組後臺系統對接,一鍵報警。
  張伍勇認為,昨天之所以成功抓捕了李某團夥,除了實施成功堵截、反應迅速外,果斷拔槍也是關鍵。“這次槍響狠狠震懾住了他們。”
  【對話開槍特警】
  “開槍時,我刻意避開頭部”
  作為年輕的“老警察”,吳慧從警已經7年。昨天下午,在奉賢區青村派出所,記者見到了這個靦腆的“80後”小伙。
  新聞晨報:拔槍前是怎麼想的?
  吳慧:刑隊民警要求他停車,我從左側車門下車,靠近嫌疑車輛。當時我習慣性站在對方車輛的左前方。這是平時訓練的習慣,一方面可以躲避撞擊,另一方面,向對方發出指令,對方也能聽得清楚。那時候,根本沒想過會開槍。
  新聞晨報:最後又怎麼會開槍?
  吳慧:我和同事(即張伍勇)都在喊“警察,熄火停車、接受檢查”。但對方非但不停反而加大油門沖卡。撞傷民警後還試圖再次衝撞。此時,我覺得已經危及到民警和其他人的安全了,他車裡很有可能都是油,萬一撞擊導致柴油泄漏還會影響公眾安全,這時候覺得有必要開槍了。當看到車子再次撞過來的時候,我就拔槍朝天開槍示警。但對方置若罔聞,我於是瞄準開槍。
  新聞晨報:你開槍時感覺陌生嗎?這是你第一次實戰開槍嗎?
  吳慧:我用的是六四式手槍,這是實戰以來的第一槍。
  新聞晨報:你當時瞄準的是對方哪個部位?會不會誤傷副駕駛?
  吳慧:我當時和駕駛員距離大概兩三米,能看清車窗有一條縫隙。開槍時,我刻意避開頭部,選擇他的手部和頸肩。六四手槍精度高,我開槍時候選擇的是向下角度,一般不會穿透到副駕駛位置。
  新聞晨報:你當時是什麼感受?
  吳慧:被我們控制時,他神志清楚能叫能動,我就鬆了一口氣。雖然他犯罪了,畢竟這是一條生命。增援警力趕到後,救護車將受傷的嫌疑人送醫院,另兩人帶回刑隊。
  新聞晨報:開槍後,是不是要接受心理輔導?
  吳慧:是的,當天行動結束回到單位後我就休息了。今天,分局的心理咨詢師已經來危機干預了。我覺得自己挺好,沒問題。我其實也是心理咨詢師,今年2月份拿到證件,也會自我調節。畢竟作為特警,工作中開槍也是一項必要技能。
  【對話受傷嫌疑人】
  “我沒想到警察真的會開槍”
  記者在醫院重症監護室見到了肩部受傷的李某。留著平頭的他臉色有些蒼白。
  新聞晨報:你凌晨為什麼去那裡?去做什麼?
  李某:我沒乾什麼,我不知道。我是開黑車的,之前有人在路邊叫我,問我開黑車能有多少錢。我說每天100元,對方給我200元讓我幫他開車,我就去了。後來才知道他們是去偷油。
  新聞晨報:當時你為什麼要撞警車?
  李某:我慌了,看到兩部車包夾,不知道怎麼回事。後來他們說是警察,我又心虛了,知道自己乾的不是好事。
  新聞晨報:當天你們偷到油了嗎?
  李某:沒有,什麼都沒偷。
  新聞晨報:你知道撞倒一個警察了嗎?想過警察會開槍嗎?
  李某:我不知道,當時很亂,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然後就被打中了。我沒想到警察真的會開槍。
  新聞晨報:擊中你之前,特警曾鳴槍示警,你為什麼不停止衝撞?
  李某:我什麼都沒聽見。
  新聞晨報:以後還做這個嗎?
  李某:……不做了。黑車嘛,也許還……
  (原標題:“油耗子”闖關,特警一槍制敵)
創作者介紹

紅包

he21hegln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